基层计生干部经历曾被妖魔化遭村民又骂又撵

2019-10-13 03:31:12 来源: 黑河信息港

基层计生干部经历:曾被“妖魔化” 遭村民又骂又撵

一个村级计生员的15年

作为一项基本国策,计划生育利国也利民。而传递这种联系的,除了政策本身,更需要一个个基层计生干部的默默付出

文/《瞭望》周刊双瑞

15年来,陈红玲时常被同一个问题困扰——“做教师待遇好、社会地位高,为什么要去当人见人躲、月工资百元的村计生员呢?”

今年39岁的陈红玲是河南省临颍县陈庄乡后研岗村的计生管理员。她生在后研岗、嫁在后研岗,知道每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通向谁家,也知道谁家几口人、多大岁数、几时娶媳妇添丁。

自从1998年辞去小学教师工作,陈红玲便挑起了村里公认“不得人心”的计生工作。丈夫百般阻挠,村民甩脸子不待见,巨大的落差令她心里很不好受。

2013年初冬的一个上午,面对《瞭望》周刊的追问,因为长期奔波脸上已出现几块紫红色冻疮的陈红玲微微一笑:“再选一次我还是干计生。农村妇女知识面窄,我要改变农村落后的老观念,让大家认识到计生工作是有好处的。”

“我这十几年没白干”

这是极为普通的一天,陈红玲的工作从推开60岁的独生子女户黄翠罗的家门开始。

“大娘,您老两口该办奖扶了。一个月能领90块钱,我先来收证件。”在黄翠罗家里,陈红玲向老人详细讲解了独生子女户奖励扶助政策。黄翠罗连连点头,拿出装着身份证、户口本、结婚证的小包袱,一边往她手里塞一边说:“你说咋办就咋办。”

“红玲工作热心着呢,有啥事都及时来说。”黄翠罗对陈红玲赞不绝口,回想过去她十分感慨,“以前一说起计划生育,都是扒房子牵牛,现在多好啊。”

听说要到乡里办手续,黄翠罗又有点为难。老伴和女儿女婿都在外打工,她自己在家带着3岁的外孙女,去十多里外的乡政府不是件易事。她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出了顾虑,陈红玲爽朗一笑:“不要紧,我去给你跑一趟吧。”

在老人的连声道谢中,陈红玲走向下一户村民贾伟霞家。一进门就闻到刚出锅的馒头香,陈红玲在院子里喊了一嗓子:“谁在家呢,又蒸好馍了?”女主人应声而出,一边热情地邀陈红玲屋里坐,一边表达歉意:“又给你添麻烦了。”

贾伟霞有个上小学三年级的儿子,在陈红玲的长期政策宣传下,她主动提出办理独生子女证,不生二胎了。因为家里蒸馒头生意忙,她一直没抽出时间去送材料,陈红玲干脆上门来取了。

“独生子女、双女户优惠政策多,孩子中招加10分,父母45周岁后享受社会养老保险待遇,60周岁以后每月能领90块钱。”陈红玲重复了一遍政策,对说:“他们家把儿子送到市里读书了,全心全意抚养这一个,这不就是优生优育吗?”

一上午马不停蹄,除了去几个独生子女户和双女户家里取办理奖励扶助的手续、独生子女证的相关证件,陈红玲还去给年轻妇女送了免费的避孕药具,了解了孕期妇女的妊娠状况,动员新婚夫妻去做免费孕前优生健康检查。每到一户

,她都要细致解释政策的来龙去脉

,讲清楚对村民自身的好处。尽管几次被邀请喝杯茶,她却始终没顾上喝一口水。

走在村路上,远远的就有村民热情打招呼:“红玲又忙着呢?”有人骑着电动车迎面过来,看见她就慢下来寒暄两句。经过一户没有院墙的人家时,正在院子里择辣椒的老太太挥起手喊她:“红玲,来家坐坐吧!”

陪同的陈庄乡计生工作人员高丽娜告诉:“农村里见面打招呼,说明老百姓认可你。要是对你有意见,不搭理一低头就过去了

。”陈红玲有点不好意思,迟疑半天说了一句:“证明我这十几年没白干!”

“计生干部不是‘魔鬼’”

做计生工作15年来的变化,陈红玲自己感触深。刚开始时家人不理解,感觉“干这事丢人”,丈夫甚至为此跟她闹别扭,村民态度冷淡躲着她走,敲谁家的门谁不开。那种情景,陈红玲现在想起来还历历在目。

“我当了8年教师

,说起来人人羡慕。突然去干‘找人家事罚款’的计生工作,谁接受得了啊?”陈红玲1990年中专毕业后教学,月工资六七百元,在村里人缘也很好。1998年,村里选举妇女主任,24岁的陈红玲当选了,兼管计生工作。用她的话说,“稀里糊涂就上任了”。

农村旧观念讲究传宗接代,没有男孩的家庭被人看不起

,称为“绝户头”。在很多农村人眼里,计生工作者阻止生二胎、三胎,干的是亏心事。陈红玲的丈夫百般阻挠她接下计生的差事,说这是“作恶”,每次通知她去开会或去做谁家的思想工作,丈夫就锁着家门不让出去。

1999年底,陈红玲上任一年了,丈夫的反对态度丝毫未动摇。当时县里组织人到村里进行人口综合工作考核,被锁在家里的陈红玲心急如焚,为出门跟丈夫打了一架。

家人的不支持并不是的障碍,更让陈红玲难受的是村民的冷眼。“去谁家都很冷淡,不给好脸色,有的干脆不开门,装作没人在家。”陈红玲说,很多时候明明是为了对方好,比如动员新婚夫妻去参加孕前优生健康检查,但村民也有抵触情绪,防备性地反问:“俺也没违反计生政策,你来俺家弄啥?”

难受归难受,陈红玲心中并没有多少怨气。因为跟大多数村民一样,在她的印象中,计生干部的形象也一度像是“魔鬼”。小时候,她亲眼目睹村里一户超生的人家房子被推倒,“该扎不扎房倒屋塌”之类的计生标语也给她留下了深刻印象。大人吓唬不听话的小孩子,可怕奏效的一种说法就是,“计划生育的人来了”。

“我就想,我要干的话一定不能这么简单粗暴。”按照陈红玲的理解,政策规定是一方面,计生干部的作风方法也很重要,“得人性化,只要宣传工作到位,计生政策转型,老百姓会慢慢接受,认识到多生不是福。”

事实上,她还是教师时就对农村的一些老观念不满,与大姑娘小媳妇聊天时也有意灌输一些观念,比如“女人不是生育工具”,“生男生女不是女人自己说了算”。所以当被民主推选后,陈红玲顶着压力辞去教师工作,成了“不得人心”的计生管理员。“农村妇女的知识面太窄了,思想也太陈旧,男人觉得没生男孩就是女人没本事,我得改变这种老观念。”

由于长期以来对计生干部的“妖魔化”印象,尽管是民主选举出来的,老百姓对陈红玲的身份还是有所戒备。去村民家里通知参加免费新婚培训、孕前健康检查之类的事情时,陈红玲都笑脸相对,先拉家常再耐心解释,告诉他们这是国家为老百姓办好事,为了健康生育下一代。

时间一长,村民冷脸少了、笑容多了,丈夫也不再阻拦。“大家都说,我干的不是啥坏事。”陈红玲说,丈夫是货车司机,几次跟她商量买一台车自己跑运输,但她觉得计生工作离不开,丈夫终选择了支持她。

“愿多干几个15年”

“红玲干这么多年,上边精神吃透了,下边能跟老百姓沟通,结扎的上环的,全靠她解释,没少跑腿做工作。”陈庄乡计生办技术所所长葛亚萍说,多年来后研岗村计生工作进展顺利,全凭陈红玲配合得力。

作为基层的工作人员,陈红玲对国家的计生政策记得清楚、讲得明白,她随口列出自己的工作职责“四清五及时”:避孕节育落实情况清、生育状况清、生殖保健情况清、流动人口底子清,人口计划生育政策宣传及时、随访及时、台账调整及时、避孕药具发放及时、生殖健康服务及时。

陈红玲说,一年到头都是按这个来的,没啥惊天动地,都是琐碎的小事。谁家娶新媳妇了,谁家生孩子了,村里有几个独生子女户

,她都记在笔记本上,按时按点上门提供对应的服务。

村民张霞夫妇提起陈红玲就充满感激。今年3月有一次已婚育龄妇女健康检查,张霞因为家里忙不想去,陈红玲反复讲解检查的重要性,终于将她劝服。就在那次,张霞被查出患有子宫肌瘤,后来陈红玲陪她去县医院进一步检查,并做了手术。

“要不是红玲,俺家媳妇可要受大罪了。”“俺去乡里办手续不知道找谁,她就替俺办。”听到村民的赞赏,陈红玲觉得自己的努力有了回报:“老百姓这么信任你,咋能不好好干?”因为经常往乡里跑,她学会了骑摩托车,虽然刚入冬,但脸已经冻出了一块块青紫。家人朋友都心疼,她自己却不在乎:“早就习惯了”。

除了日常的计生工作,陈红玲忙的许多事情令不了解内情的人吃惊。独生子女户吕发言家庭底子薄,按村里人的说法,“三间破瓦房,吃没吃的,穿没穿的”,也不愿出去打工。2011年,陈红玲按照为计生家庭提供致富技术、激发计生户干事创业积极性的奖扶政策,帮他申请到10万元小额贷款。

吕发言连连感叹:“竟真有这天上掉馅饼的好事!”在陈红玲出谋划策下,他承包了30亩地种烟叶,连续三年大丰收,不仅还清了多年欠债,还在县城买下一套房子。如今,吕发言一看到陈红玲,就热络地要拉她吃饭。

不过,尽管人们越来越多体会到计生带来的好处,但抵触心态并没完全消失,尤其是有政策外生育的家庭。2012年,吕春龙夫妇在头胎是男孩的情况下,又生了一个孩子,按要求应征收社会抚养费。陈红玲去了几次,对方都不开门,后来干脆又骂又撵。

“咋不委屈啊?”陈红玲提起这些事也一肚子苦水,“但既然干这份工作,人家态度再差也得耐着性子讲。”她聊家常、拉关系、讲政策,终让对方明白自己确实违反政策了,如果通过法院执行损失会更大,不如主动交费。

品味15年来的酸甜苦辣,陈红玲觉得自己还像刚上任时一样有干劲儿。由于她的工作,越来越多的村民享受到计生政策带来的实惠,农村妇女的生育和生活观念发生了明显转变,孕妇和胎儿健康有了保障,计生户的生产生活质量也提高了。

“随着国家计生政策的转型调整,惠民措施会越来越多。我的就是把这些落到实处,让老百姓切实体会到好处。”陈红玲说,只要村民认可,她还想多干几个15年。□

原标题:基层计生干部经历:曾被“妖魔化”遭村民又骂又撵

原文链接:

稿源:中国经济

作者:

怎么开通平台微商城
开微商城小程序
怎么在快手上开通我的小店
本文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