聆人邪第三十八章厚颜

2020-01-24 22:15:31 来源: 黑河信息港

聆人邪 第三十八章:厚颜

杨起闻言,只道这两个老家伙城府极深,各怀鬼胎,实可说是极难应付之人。今日若不是有白子苏此等万古老怪相助,只怕他早就跟千泷阁达成协议,当然,利润也会相对减少。此刻,杨起不得不佩服白子苏对人性的把握,可谓是拿捏得当。

此时白子苏的声音再次传出:“老弟说的倒是实情,但相信贵阁销售的手段不会只局限于数量多少之上罢?正所谓是物以稀为贵,纯元丹的确在销售方面会时常出现供不应求的情况,然而这何尝不是另一种利润呢?身为商人,应当高瞻远瞩,立足长久利益,这一点上相信贵阁比为兄更是了解。”

孟主事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,表示同意白子苏的说法。正是如此,商场之上向来都是物以稀为贵,倒而言之,倘若纯元丹产量庞大,就很有可能路边的石头,无人问津,届时于千泷阁毫无意义。这时白子苏又缓缓发出声音:“再者来说,纯元丹的炼制手法相当独特,只怕不是有了丹方就能炼制出来的。”

沉吟许久,孟主事终是答应下来,身为纵横商海数十载的前辈,自是明白奇货可居的纯元丹孟带来的利益绝非仅有灵石,其影响会是近十年来震撼人心的。于是缓缓说道:“既然老哥如此说了,小弟自是不能否决,在此自作主张的答应下来便是。”

杨起闻言,心里不住暗暗腹诽,想着:“真是一个老奸巨猾的家伙,明明是为了自个的一己之私,竟是被他说的这么冠冕堂皇。但既然他已答应下来,此事互惠互利,自当圆满。只是不知师尊提到的八成,究竟能有多少,是否足够应付灵品法宝。”牵肠挂肚的,始终都是灵品法宝。

杨起化为沧桑的声音说道:“纯元丹虽是二品丹药,但其功效却是令人眼红,故而为兄在此认为,此丹每枚可买两千灵石,不知老弟意下如何?”经过白子苏的暗示,终是把价格提到了这个数目,可谓天价。

孟主事倒是没有甚么意外,笑道:“以纯元丹的功效,确值此价。老哥但请宽心便是,鄙阁别的不敢狂言,只在宣传销售这一方面,可谓是经验老道,保管在十天之内,便能让纯元丹的名声轰动整个金陵。”语意之间,自信流露。

杨起点了点头,倘若这世间还有千泷阁卖不出去的东西,那其他地方便不会再有了。换句人们闲时常说的话,就算是路边上分文不值的普通石头,一旦放在千泷阁里,那便是比灵石还要珍贵的物事。此言固然有些夸大,但能从侧面瞧出世人对其点评。

白子苏的声音平淡传出:“三日之后,为兄便可以向贵阁提供数达五十枚纯元丹。只老弟应当知晓炼制丹药概率难测,无人能够把握,故而为稳妥起见,希望老弟能够提供大量炼制纯元丹之药材,以及十尊品质至少青铜级别的丹炉。当然,倘若能有白银丹炉相辅,那么炼丹的概率自是提高不少。”

孟主事笑了笑说道:“老哥真是说笑,鄙阁虽说家大业大,但白银丹炉终是数量有限的,根本不可能拿出十尊出来。小弟认为,给老哥两尊白银丹炉以及八尊青铜丹炉,不知可否?”此的确已是他能做主的极限,毕竟且不说白银级别的丹炉,就算是青铜丹炉均是价值不菲。

黑袍之下传来哈哈大笑之声,说道:“老弟真是痛快,两尊白银丹炉以及八尊青铜丹炉说给就给,此等豪气,当今世上,只怕仅有贵阁能够做到。老弟大可放心,有了白银丹炉相助,炼制纯元丹的概率会更为稳妥,而到时省下的药材自是不少,说起来,倒是不算吃亏。”

孟主事表面上不露声色,但心里却是暗暗腹诽,两尊白银丹炉的价值已经超越万份药材,更何况还有八尊青铜丹炉。沉吟片刻,孟主事缓缓说道:“老哥,白银丹炉终是价值连城,纵是以小弟身份,都不曾拥有一尊。方才答应老哥的两尊白银丹炉,实是从鄙阁仓库里取出,完事之后是需要归还的。”

玉佩里的白子苏脸上露出鄙夷神色,心想千泷阁未免过于吝啬,区区两尊白银丹炉都要归还回去,真是没有见过世面。实是白子苏全盛时期来头极大,据说拥有黄金丹炉,瞧不上白银丹炉自然正常不过。

那日杨起无意在玉佩上滴落鲜血,导致白子苏寄宿的玉佩不住认主,其主人便是杨起。此玉佩一旦认了主人,便能心意相通,从而能够进行心神交流。白子苏藏身玉佩,其一言一行,均在杨起注目之中。当见到白子苏脸上露出那等鄙夷神色,不禁暗暗摇头。

只闻白子苏淡淡的声音传出:“两尊白银丹炉确是价值不菲,为兄自是不敢据为己有。但老弟应当知晓,炼丹风险不只在于丹毁,碎炉亦有可能。白银丹炉固然坚固无比,但终是丹炉,破碎那是正常不过。”杨起面色古怪,师尊真是异想天开。

孟主事闻言,眉头微皱,嘴角一抽,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,眼前这位高深莫测的五品天师竟能说出如此厚颜无耻的言辞。白子苏之言,实是显而易见,无非就是为了将那两尊白银丹炉据为己有,但说得如此冠冕堂皇,实在无耻。

孟主事一时无言以对,沉吟片刻,然后再缓缓说道:“老哥说的确是实言,丹炉破碎纯属无可厚非之事。倘若在炼制纯元丹之时导致丹炉有损,自当不能责怪老哥,全由鄙阁负责。”言语之间,脸上神色竟有淡淡悲意。

杨起顿时沉默无言,心里却是对白子苏敬佩不已,脸皮之厚,实是,后无来者。然其不知白子苏心中所想,无论怎么说,当前面对千泷阁的,始终都是杨起罢了。孟主事纵是再眼光敏锐,但绝无可能想象得到在杨起腰间玉佩之内,竟藏着一位来自太古时代的万年老怪。

成都九龙医院预约挂号
贵阳脑癫医院可信吗
石家庄治疗白癜风哪家专科医院好
阳小儿白巅风去哪个医院好
哈尔滨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
本文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