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娱乐

香港巴塞尔表面风光 背后却是一场博弈

2018-12-07 21:50:59
香港巴塞尔表面风光 背后却是一场博弈 中国艺术品市场的不明朗让今年的香港巴塞尔艺术博览会(以下简称香港巴塞尔)显得更为重要。人们在这场涵盖35个国家和地区239家画廊的聚会上,积极寻找除热闹以外的更多市场信号。尽管香港巴塞尔只有四年历史,却俨然成为亚洲乃至亚太地区支柱型的艺术博览会。 从今年参展画廊和艺术家名单来看,如今的香港巴塞尔已经成为中国艺术家进入国际视野,海外画廊试探亚洲市场的重要契机——共239个画廊展位,收到参 展申请500个,终将呈现1021位艺术家的3057件艺术作品。50%的画廊来自亚太地区,28家画廊首次参展,25家画廊在北京设有展览空间,59 位艺术家的作品同时出现在至少5家画廊的展位上,中国艺术家有240多位。 这也印证了巴塞尔艺术展亚洲总监黄雅君的话——今年香港巴塞尔的参展名单将是迄今为止阵容强大的一届,将更加深入、广泛地影响亚洲区域的艺术生产。 中国买家胃口更大 西方现当代成重头 还未到3月24日的公众日,不少画廊在前两天的VIP预展中已经完成了“翻台”。一位画廊负责人告诉记者,这次香港巴塞尔要求在布展上不能太过紧密,这让尽量多带家当的画廊每次的呈现都相当有限。 好在无论经济和天气如何冷清,香港巴塞尔的人气和买气依旧热烈。不少画廊在艺博会之前已经有作品卖掉,两天的VIP预展让不少画廊挂上第二批作品。 墙上的作品再怎么换,也不难看出今年香港巴塞尔表现出对西方现当代艺术的侧重。这与作为平台的艺博会本身无关,主要取决于市场的买卖双方。 回看过去一年的艺术事件,其实已经出现了一些市场信号。龙美术馆的刘益谦夫妇、万达的王健林、华谊兄弟(300027,股吧)的王中军等明星买家在西方 市场上一掷千金,不少隐形富豪也在低调而大力地购进西方艺术品。他们正尝试与国际接轨,希望在自己的艺术品名单中加入美元资产,而这种尝试注定有一个很高 的开端——一开始买入的就是全球市场公认的“硬通货”。 中国买家的口味变化让西方市场欣喜。在这场针对中国买家的艺博会上,画廊主们千里迢迢搬来了各自的“硬通货”。 在立木画廊与白立方画廊举行联合个展的英国艺术家翠西·艾敏(Tracy Emin),无疑成为3月香港的风云人物之一。立木画廊推出的《In Solitude》以180万英镑售出,白立方推出的《Its how it is》售价30万英镑,雕塑《I love you》售价12万英镑。 纽约的范德维格画廊(Van de veghe)更是带来了一件开价1350万美元的毕加索油画《Buste au Chapeau》(1971)。在这件作品旁边的艺术品,同样来自国际市场一线主流艺术家,比如草间弥生、杰夫·昆斯、安迪·沃霍尔。 同样2015年刚在中国举办展览的艺术家费尔南多·博特罗,也在今年的香港巴塞尔上获得追捧。Galerie Gmurzynska画廊带来的博特罗《At the Park》成交价约130万美元,另外两件雕塑也都已约40万美元的价格成交。而正在龙美术馆办展的奥拉维尔·埃利亚松,其一件作品在VIP开幕前即以 150万美元售出。 罗伯特·劳森伯格(Robert Rauschengerg)今年可谓风光无限。泰特、尤伦斯、纽约MOMA都举行了他的大型个展,紧跟学术潮流的画廊赶紧趁此推出劳森伯格的作品。纽约的 Edwrd Tyler Nahem画廊带来了两件劳森伯格作品:1994年的《柑橘飞溅(城市波本)》开价47.5万美元;另一件大尺幅的《第68页,第8段(短篇小说)》叫价 120万美元。佩斯画廊带来了劳森伯格1980年的作品《刺青(展开)》和1988年的作品《野草莓凋零(都市波旁)》,画廊并未透露价格,但在预展第二 日已经表明售出,其中一件售给了重要的美术馆。 曾任巴塞尔亚洲区总监的Magnus Renfrew曾说起过香港巴塞尔与中国内地买家的微妙关系,“在我们的贵宾服务体系中,中国内地是驻有两位贵宾经理的市场,其他国家和地区只有一位。他们差不多要全天候地与这些收藏家保持联系。” 这种营销策略看上去效果不错,不少画廊坦言买家大多来自北京、上海、香港、台湾。刘益谦夫妇在VIP天便买下了马琳·杜马斯以及米歇尔·博伊曼斯的作品。 泛亚洲化潮流在继续 中国艺术家的国际性被看重 中国买家的藏品名单在调换,市场对于中国艺术家的偏好也在变化。 过去的当代艺术主力早已不在谈论之列,市场的口味总是变得很快。中国买家在对中国艺术家的选择上,去商业化而更重学术性,对于艺术品的接受度也变得更为包容。 长征空间带来的汪建伟2015年的两件装置作品《脏物No.3》和《更多No.3》分别以75万和95万人民币成交,刘韡的新作《NO.202》也以 70万元成交。GaleriePerrotin贝浩登画廊带来的陈飞作品《中产阶级审视的魅力》以10万美元成交。耿画廊带来的5件苏笑柏作品已经销售4 件,每件价格在180.2万美元以上,彭薇的《You come into my head》以40.7万美元成交。 赵赵和蔡磊在香港空间举办个展后,也在香港巴塞尔上收获了不俗的成绩。其中蔡磊的《框架》系列(12万元人民币)在现场售出一件,另外还接到了7位买家的预定。赵赵的《无题》和《碎片》分别以8万美元和1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。 尽管中国艺术家的表现抢眼,但放眼本届香港巴塞尔,不得不承认从去年开始的泛亚洲之风仍在继续。“紧扣亚洲”仍然是香港巴塞尔的关键,微妙的是亚洲与中国的关系。就买家而言,香港巴塞尔紧扣的是亚洲中的中国买家,而就艺术家而言,香港巴塞尔更侧重泛亚洲文化。 这与近两年二级市场上日韩艺术家的火热不无关系。苏富比在2015年香港秋拍中呈现“圆·学——吉原治良珍藏”,这是市场上吉原治良作品的专场拍 卖,也让近两年来市场对日本具体派和韩国抽象艺术的关注持续升温。苏富比、佳士得两大国际拍行在香港地区拍场纷纷聚焦日韩艺术。这一方面与香港市场的国际 化有关,另一方面,自然与日韩艺术近几年被市场追捧并在学术上获得认可有很大关系。他们之前的价值也被市场低估了。而中国当代艺术被边缘化的趋势或许要在 中国当代艺术自己身上找原因。 在今年的香港巴塞尔上,我们仍然可以看到被大牌画廊着重推出的日韩艺术家,且销售十分可观。高古轩推出的 日本艺术家村上隆2016年新作《Title TBC(727)》售价为300万美元。贝浩登画廊带来的村上隆2016年新作《On a summer’s day/The incessant fluttering of insects’wings/As I ponder my impending death/There,the moon over the ruined castle》以120万美元成交。贝浩登画廊现场工作人员表示,今年一半以上的作品来自亚洲地区艺术家,展位上被问及较多的作品是村上隆和朴栖甫 (Park Seo-Bo)的作品。 艺术家的超级秀场 巴塞尔只是正常发挥 3月 的香港已经成为艺术家的超级秀场。围绕香港巴塞尔展开的一系列外围展览、艺博会、论坛都在展开。白立方与立木画廊联手带来的翠西·艾敏的个展《我哭是因为 我爱你》与香港巴塞尔艺博会同期开幕,展出的都是近两年的新作,这位重要的西方艺术家除了为香港毕打街带来异常火爆的开幕式外,也带来了开幕几小时便售出 大半作品的好成绩。 作为西九文化项目中的一块重要基石,M+是香港崭新的视觉文化博物馆。这次M+在香港巴塞尔期间举办的《希克藏品: 中国当代艺术四十年》,成为此次艺术客们来港的第二目的。该展览展出了乌里·希克捐赠的80余件作品,这些作品按照时间线索被分为1974、 1979-1989、1990-1999、2000年以后等部分,梳理出了中国当代艺术四十年的发展演变进程。 与拍卖市场相比,香港巴塞尔显得热闹非凡,但与往年的巴塞尔本身相比,这只是它的正常水平。 事实上它并没有释放有关市场恢复的利好信号,有的只是中国买家藏品名单的调换、潮流更迭、市场口味的变化趋势。一方面,画廊并没有底气十足地亮出所有艺 术家,而是看市场脸色谨慎行事;另一方面,买家也没有不加选择地豪迈出手,反而紧跟学术潮流,开始注重学术展览和国际品位,这里更像是一场买卖双方相互试 探性的博弈。 10升尿素桶价格
优质锌钢护栏厂家
耳缺钳厂家
标志胸针价格
昆明多宝电线电缆
潍坊冷弯成型设备
幼儿咳嗽有痰
小儿咳嗽吃什么药
宝宝咳嗽不能吃什么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