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爱我的家我也有爸爸妈妈马鞍山市儿童福利

2019-12-05 05:59:55 来源: 黑河信息港

“我爱我的家,我也有爸爸妈妈” ——马鞍山市儿童福利院探索“模拟家庭”养育新模式

今年17岁的马姿伟是安徽工业大学附中的学生。1999年,马姿伟出生不久,母亲离家出走,几年后,相依为命的父亲突然病故。年事已高的伯父将这个不幸的孩子送进了马鞍山市儿童福利院。她做梦也想不到,在阳光村,她重新有了爸爸妈妈和弟弟妹妹,可以上学、尽情地唱歌跳舞,“有爸有妈就有家,真好!”

家庭养育——

给孤残儿童温馨的家

临近中午,走近马鞍山市儿童福利院阳光村302室五号家庭,当了十年“妈妈”的张敬英,正忙着将香喷喷的饭菜摆上饭桌。四室一厅的房间整洁明亮,一旁墙壁上,一张洋溢着幸福笑脸的全家福十分醒目。“今天中午我们就在这吃饭,体验一下“阳光村”的家庭生活。”院长许美笑呵呵地介绍着家庭主人和5个孩子。

张敬英家庭有5个孤残儿童,患有唐氏综合征、智障等先天性疾病,的马申皇今年24岁,小的马格丰10岁。

为了保证孩子们生长发育所需的各种营养,张敬英会针对每个孩子的生活特点,科学制定食谱,均衡营养,5个孩子喜欢吃什么她都牢记于心。“我家几个孩子都很乖,年龄差距大,很少闹矛盾,即使有争执,大的也总是让着小的。老大马申皇不挑食,老二吴良正离不开西红柿鸡蛋汤,老三马学扬喜欢吃红烧鸡翅,老四潘石宝喜欢吃面食,老小马丰格喜欢吃甜食。”

“张妈妈性格安静

,但从孩子成长记录中看得出,她对孩子们的性格动向分析很具体,结论准确,列举的案例细节翔实,有很多事迹生动感人。”许美介绍道。

“马笙燕终于喊妈妈,是福利院难以忘怀的经典性案例。”阳光村村长刘芳说。

13岁的马笙燕,患有先天性小儿麻痹症,也是三号家庭邓英田、李素芳家中的孩子。组建家庭时,别说让孩子喊爸妈了,有时耍小性子,还故意找茬。生性乐观豁达的李素芳还是忍不住流下眼泪,但强大的母爱和担当支撑她不能放弃。购置新衣,变换菜肴,牢记每个孩子生日并逐个举办庆生活动,逢年过节带孩子们走亲访友,主动找他们聊天并以朋友相处,经常了解在校表现……所有这一切,李素芳夫妇默默坚守着。

“这些孩子的特性决定了阳光村的家庭必须具有十足的爱心和耐心。只有孩子心里觉得我们当父母的真心疼爱他们,才会从心底接受爸爸妈妈,才会明白什么是亲情。”李素芳说。

读写教育——

给孤残儿童奠定撬动未来的基石

教育是孤残儿童的情感支持系统,是慰藉一生的心灵鸡汤。如何把家庭温暖和学校教育更有效地融合并传导给孩子们,这是马鞍山市儿童福利院一直思考的问题。

“一开始,我已有足够的思想准备,孤残儿童读书写字困难,头痛的就是学习。一些很简单的算术题,怎么教都教不会,只能一遍一遍地重复。这些孩子的教育是急不得的。”二号家庭妈妈金燕性子爽直。

四号家庭妈妈史晓群说,虽然孩子们吃喝拉撒很繁琐,但与教育孩子如何做人比较,相对简单得多。马辰楠在她家排行老二,是重度肢体残疾孤儿,但也是个阳光可爱的大男孩。“他若好好学,成绩是顶呱呱的。为他学习我们做家长的苦口婆心,可他就是不当一回事,老师说他成绩不错,只要努力一番可以推荐报考南京残疾人专科学校,现在就看他下一学期了。”

史晓群说。

马姿伟是个漂亮可爱的大姑娘,性格开朗,说话总是笑呵呵的,在史晓群家庭中排行老大。说起妈妈,她手舞足蹈地说了一通:“挺好的,生活上无微不至地关照,就是学习上管得比较严,非常非常严的那种。初中时她每周还给我看几回电视,上高中了,、电视根本不给碰。晚上学习晚了,妈妈都会静悄悄地送点零食、水果或者绿豆汤。”如今,马姿伟不但性格开朗,学习成绩也是名列前茅。

许美说,福利院针对残疾孩子难教、难学、难管的特点,三年前就出台了《鼓励孤残儿童学习激励机制的暂行办法》,规定孤残儿童考上大学的或获得全国职业资格证同一级别的,一次性奖励家庭和学生各1000元,今年,在原有奖励基础上,增加一台价值5000元的手提电脑。

回归社会——

给孤残儿童插上飞翔的翅膀

“有人说,孤残儿童是‘国家的孤儿’。由于身体残疾和智力障碍,动手能力和手眼协调能力比较差,走上社会难免会遇到各种问题,但是我们并没有忘记他们,总是想方设法延伸服务链,多为他们解决后顾之忧,尽力用财政杠杆和配套政策,传递市委市政府对孤残儿童实实在在的关爱。”市委书记张晓麟坦言。

马迁军是福利院走出去的孤儿,从小患有严重的眼疾,仅能感受到微弱的光感。2003年,马迁军初中还没毕业,院领导把他送入芜湖盲人按摩学校,希望他学一门技术,为将来走上社会打基础。经过三年的学习他以优异成绩拿到了毕业证书。回来后在一家老品牌的按摩诊所工作,几年的学习和奋斗换来成功,经过严格考核,他获得中级按摩师职称。2015年,市民政局腾出两间库房,帮他开起了“马迁军推拿中心”。由于技术过硬,肯吃苦,服务周到,对顾客诚信无欺,中心生意越做越好。

许美说,孤残儿在福利院生活得再幸福,也不能留住时光的脚步。上学的总要毕业,成年的总要成家立业。阳光村每年都有孩子离开家庭,回归社会,对于阳光村来说已完成了使命,福利院下一步的重点工作就是积极创造条件,支持成年孤残儿融入社会。

“成年孤残儿特别是残疾孤儿,回归社会谈何容易。但只要我在福利院院长位置上干一天,我就是这些孩子们的家长,这些应该由我来承担!他们的困难一是就业,二是住房,解决了这两大问题,才能算真正回归社会。这些年,我们把帮助孤残儿找工作作为重点任务,院里动用一切力量千方百计找职源。”许美动情地说。

市政府为解决成年孤残儿住房难问题,出台了相应政策,为11名成年孤残儿解决了11套安置保障性住房。2011年,马迁军和阳光村的4名孤残儿各分到了50多平方米的住房。市福利院还特别制定了《成年孤儿离院扶助办法》,房屋装修、结婚给每个孤残儿补助资金4万元。2013前,马迁军娶了福利院的马小多,小两口有了真正的家。

目前,马鞍山市儿童福利院有孤残儿童74人,其中阳光村27人。近年来,回归社会或被国内外领养约30人。

市民政局局长张孝银说:“‘模拟家庭’不是新鲜词,但它作为孤残儿童通向学校,走向社会的桥梁和引擎,极大地拉近了家庭、家校和融入社会的距离,弥合孩子心理和生理的创伤,更重要的是使他们能微笑地融入社会,成为心智健全的对社会有用的人。”( 苏天真 李登奇)

宝宝不消化吃什么宝宝脸色发黄什么原因宝宝脾虚吃什么药

滁州市妇幼保健计划生育服务中心怎么样
长春银屑病能治疗好吗
石家庄治疗宫颈糜烂费用
合肥治疗癫痫病医院去哪家
银川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
本文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