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级沙粒系统第两百五十九章偶遇

2020-01-24 20:35:50 来源: 黑河信息港

神级沙粒系统 第两百五十九章 偶遇

“公子,小倩不能再陪你了。”

聂小倩刚回到阳间就对张羽低声说道,情绪有点低落。

张羽愣了一下,“怎么啦?受伤了吗?我看看……”

张羽一边说着一边摸着聂小倩的身体上下,发现没有缺少什么,只是当张羽又一次把手放到聂小倩的胸前,却被聂小倩一把抓住。

“公子,时间快到了,小倩就要前往轮回了,这一辈子能遇到公子是小倩的福分,公子的大恩大德,小倩只能来生再报了!呜呜~”

聂小倩一边说着一边泪珠滑落,那泪珠在碰到张羽手臂的瞬间凝结成冰珠,呈黝黑之色,淡淡的阴气缠绕其中。

这股阴气只有修道之人能看到,常人只能看到一颗黑色的小珠子。

当然,重点是这个珠子是鬼魂流泪之后才会出现,一百个鬼魂也只会出现一个,故而很罕见。

“这!”

张羽呆呆地望着聂小倩,捏着聂小倩饱满的手也悄悄拿了出来,目光复杂地看着眼前的女鬼小倩。

说实话,张羽和聂小倩的相遇到现在也不过短短一夜时间,却仿佛经历无数挫折磨难,却发现只能永远分别,这让张羽一时间有点难以接受。

“唉……”

张羽叹息一声,旋即勉强挤出一丝笑容,“没事,即使你轮回了,咱们以后还有机会再见的。虽然短时间内很难见到,不过我们的相识我会永远牢记心中……”

唔!

张羽的嘴突然间被聂小倩的唇堵上,难以置信地望着紧闭双眼的聂小倩,张羽的双眸也慢慢闭上,双手环抱聂小倩的纤腰,忘情地和聂小倩吻在一起。

两人都很投入,一直吻了一柱香的时间,张羽才轻轻推开怀里的聂小倩。

“小倩,一路走好,希望你能投个好人家。”

张羽微笑着望着聂小倩,眼里的不舍之意被张羽强制压下,这就是所谓的强颜欢笑吧。

“公子,你多保重!小倩,走了。”

聂小倩再次深深地望了一眼张羽,身影慢慢地变得很淡,仅仅一眨眼的时间就彻底消失不见,仿佛从来没有存在一般。

“不用看了,她已经走了。”

燕赤霞不知何时出现在张羽的身后,双手抱胸,感叹地说了一句,“没想到鬼也有好鬼,这倒是次看到。人的心比鬼要邪恶太多太多,有时候还不如鬼来得直接纯粹。呵呵……”

燕赤霞明显想到了自己过往的经历,才忍不住感慨万分。

张羽回转身子,轻轻摇了摇头,“她是我见过,特别的女鬼了。”

“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?继续游历江湖吗?”

燕赤霞望着张羽,询问张羽的想法,至于他自己则是打算一直留在这里了。

“我打算到处走走,看看这个乱世到底有多乱,顺便感悟一下人生吧。我境界虽然已经很高,经历却还是少了点,需要更多的经历来充实自己。”

张羽眺望远处,眼神早已飞到了无限远的地方,思绪也有点凌乱,没想到的结果居然还是这样。

燕赤霞理解地点点头,拍了拍张羽的肩膀,“这样也好,那就祝你一路顺风了,有需要帮忙的话随时回来这里找我,我不会离开这里的。”

张羽感激地笑了一下,“那我就承你的情了,以后一定要麻烦你一次,哈哈!青山不改,绿水长流,咱们后会有期。告辞!”

张羽拱手道别,在看到燕赤霞也同样拱手抱拳之后,脚步已经快速移动起来,身子在眨眼间就已经消失不见。

“这速度,真是匪夷所思!”

燕赤霞愣住了一下,摇头一笑,慢慢地踱步走回自己的房间,而之前的宁采臣则是依旧熟睡着,根本不知道兰若寺发生了那么多变故。

……

张羽离开兰若寺后一路前行,路上杀了一些恶霸土匪,杀得越多越是憎恨这个乱世,而到了这个时候,对小倩离去的不舍渐渐的放下,内心又一次得到升华。

两个月后。

傍晚,金乌西垂。

张羽慢慢地来到了民和县外的郊区,抬眼望去,前方不远处是一个破旧的山庄,上书——正气山庄,四个古朴的大字,而山庄的牌匾已经掉落地面很久,灰尘蛛丝遍布其上。

张羽走进山庄内,一眼就看到了这个破烂的山庄大堂中央整齐摆放着八副棺材,不由得有点疑惑,怎么有种熟悉的感觉?

倩女幽魂的剧情毕竟隔得有点久了,有些细节张羽早已忘记,加上很久都没去看这部剧,自然想不起这个山庄的特别之处。

哒哒哒哒哒……

一连串马蹄声在山庄外响起,张羽的耳朵早就听到这个声音,只是有点好奇,到底是什么人来了?不会又是什么乱匪流民吧?

想到这里,张羽抬脚走了出去,一眼看到了留着长须的宁采臣向山庄内跑来,不由得愣了一下,片刻才开口问道,“宁兄,你怎么会来这里的?”

话音未落,一道身影从地下突然窜起,疾步冲到了宁采臣面前,脸上一副气喘吁吁的样子,狠狠地盯着宁采臣。

张羽看到来人更是愣了,只见来人上身穿着竹甲,外貌和张天王非常相似,张羽很肯定他一定不是张天王,只是一时间想不起他的名字。

“张兄,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你啊!”

宁采臣一看到张羽,脸上就露出了惊喜之色,直接三两步跑到了张羽面前,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望着张羽,“近我真是倒了大霉啊!被县衙的衙差当成通缉犯周亚炳抓到牢里,差点就被斩头了,还好遇到好心人,不然你就见不到我了。”

宁采臣眼中已经酝酿着云雾,显然这段时间受罪太多,而且这个惊恐的经历差点让他崩溃,到现在他都心有余悸。

“喂……你……你……”

追着宁采臣的男子一边喘气,一边指着宁采臣。

“你别过来啊!我,我不怕鬼的!子曰,子不语怪力乱神,我不怕你!”

宁采臣躲到张羽后面,双眼死死地闭着,一边说不怕,一边却表现出非常害怕的样子。

“你,你个混蛋!你趁我解手的时候骑走了我的马,害我在下面追你一整天。

而且你个混蛋居然不分东南西北地乱跑,你他喵地到底知不知道我快被你累死了!”

来人非常愤怒地对宁采臣大吼,手指都在不停颤抖,显然气得够呛。

“这个,打扰一下,我能问一句你是谁吗?”张羽轻咳一声,忍不住插了一句嘴。

“本大侠行不更名,坐不改姓,知秋一叶是也!”

来人不屑地瞥了一眼张羽,目光又一次看向了宁采臣,那眼神直欲喷火。

宁采臣摸着自己后脑勺,傻笑了一下,“原来是你的啊?真是抱歉了,我以为是老伯准备好的,就骑走了,加上当时逃命,故而没有方向乱跑了……”

听到宁采臣的解释,张羽忍不住嘴角抽抽,这个小子,还真是会玩。

阿拉善盟中心医院预约挂号
长春有治疗银屑病公立医院吗
哈尔滨治疗白带异常费用
长春治疗宫颈炎费用
湛江妇科医院排行榜
本文标签: